在潮州东凤,以一碗神奇的甜汤打开社交

每次回东凤,别人总让我带芡实。多的直接说要十几二十斤,少的至少也要带上两斤。不论带多少,他们都有种不顺带就浪费了我难得回一次老家的心态——好像全世界就只有东凤产芡实似的。

也难怪,东凤的芡实,实在忒有名。

想要吃到一碗新鲜的芡实,没那么容易 

说起芡实,潮州东凤已有三百多年的种植历史,从前因为产区小、产量少,大多只做新鲜食用。就算将其冷冻储存,也大概只能送达车距只有一两个钟头的地方,好在近些年来随着冷链运输的发达,才能逐渐走出潮汕。

若想要吃到一碗新鲜芡实,真得多亏身边有个东凤亲戚,充当人肉运输机。

8月的下张村,水田之上,一片片状似荷叶的绿色圆叶漂于水中,芡实果俏皮地藏于叶下。

几乎以种芡实为生的当地人正坐在小木凳上剥芡实,女人们在家门前三两围坐,动作不紧不慢,不时传来嬉笑声。这里有的是劳作的时间。

下张村位于韩江下游西岸,是美丽的水乡,滔滔江水便是滋养芡实的母体,但“芡实村”的神奇奥秘除了大自然的得天独厚之外,最大的功劳离不开这里代代勤劳的男人女人们。

立秋过后,正值芡实收割的季节。张伯每天天还没亮,就早早骑着摩托,来到自家承包的芡实田开始工作。和其他种芡实的农户一般,家中的男人们无不例外的承担着这道最脏最累的工序。

(小荷才露尖尖角,底下便是果实)

芡实的根茎和果实外都长满青刺,即便戴着手套、拿着镰刀下田收割,手被刺到发炎也是常有的事。说起满手伤痕,张伯避重就轻,在我们看来千疮百孔的双手他也倒是习以为常了。

一亩芡实田一次只能收割到10斤左右,收割好的芡实浆果一般都会先放在路边,但农户也曾遇到过开着摩托车的小偷,悄悄摸摸地就把整袋浆果顺走了,张伯回想起,还是忍不住一句:“讨债仔啊”。

如果那个顺走果实的小偷知道接下来处理这些浑身带刺的芡实浆果的工序有多繁琐,才能得到一碗清甜香韧的芡实甜汤,可能他当时不会动这个念头。

芡实浆果收割完,就该女人们登上主场了。

首先需要撬开浆果,把里面的果实掏出来。果实大抵分两种,一种是熟莲,一种是嫩莲,熟的当天就需要马上处理完毕,而嫩的还可以有多一天的处理时间。

(颜色嫩黄的为嫩莲子)

(颜色较深的为熟莲子)

需要一把小镰刀来切开它,然后快速把果实掏出来。

都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而下张村的女人们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在长久以往的处理芡实过程中,她们甚至都不需要戴上手套,就能直面那青刺与粘稠的浆液。

掏出来的果子上面还覆盖着一层膜,需用沙子不断的踩搅,最后放到池塘清洗干净,才有了最后那出浴美人的样子。

晒干之后便可以开始剥壳。

小刀顺着果子中间的纹路,轻轻的划开取肉,此时,我们平常所吃到的芡实才真正露出了面目。

剥芡实的过程极为不易,生手稍不留神便能被小刀划开口子。而无论是自小在下张村长大的姑娘,还是嫁来的外村媳妇,娴熟的剥芡实技能,就像是读书写字般,却是必须要学会的。

采访的过程中,这些姐姐阿姨都在纷纷打趣的说,下张村的女孩子呀,从小的愿望就很简单,就是长大后可以不要嫁同村,因为剥芡实实在是太辛苦了,看着自己的妈妈们,每天起早贪黑,一剥便是大半辈子。

如同港剧里的“我煮碗面给你吃啊”,“我煮碗芡实甜汤给你吃”是东凤人会客时的高频台词。芡实作为东凤的代表性特产,早已被作为社交的利器。

东凤芡实近些年来产量走低,主要原因在于人工成本的高昂。芡实主要靠人工开剥,但由于太辛苦,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哪怕到工厂流水线上都不愿意在家剥芡实。而种植也面临着断层。

一斤东凤芡实目前的市价大概是70-80元,光是人工费用就得30元左右。这粒粒色泽透亮的果实之所以矜贵,也与它的得来不易有着很大关系。

如果你有机会到东凤做一做客,主人家为你煮上一碗实实在在的芡实甜汤,那定是最好的礼遇了。

东凤的芡实,颗粒饱满,煮出来汤水都是清冽的,新鲜有嚼劲。

而超市里那些一斤四五十块钱的急冻芡实就要留些心眼了,那多是加工过的北芡,品种差,而且都是比较成熟时才收割的,用机器处理果实,人工成本便宜了很多,有些不法商家还会在里面掺入面粉,一放水里水就浑浊了。

 

潮州网事

潮州网事,汇聚潮州本地百网最新资讯、图片、视频,精心为您挑选最有价值的本地新闻资讯,让你省时又省力,潮州网事上网了解潮州的第一站!

本文采用CC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潮汕风 » 在潮州东凤,以一碗神奇的甜汤打开社交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