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江少年郎炼成一等功战士

  清澈的江水静静地流淌着,岸边的潮阳区铜盂镇壶豆村却格外喜庆热闹,村民黄伟坚家巷口挂着“一人当兵 全家光荣”的横幅非常醒目。今年春节,当兵六年的儿子黄文津第一次回家过年,并且是在部队荣立一等功载誉而归,听闻喜讯的亲友、邻里纷纷前来祝贺,黄伟坚和妻子赵少玲忙前忙后,一脸的自豪和喜悦。

  站在家中高挂在墙上的“一等功臣之家”牌匾下,一米八个头的黄文津身着笔挺的军装,英姿焕发,眉宇之间有股军人的坚毅和果敢,早已不再是当年稚气未脱的少年郎。黄文津现任新疆军区某部警侦连班长。在“一等功”光环的背后,他付出了难以想象的汗水与艰辛。

  “今年是入伍以来第一次春节回家,家乡变化很大,村旁的练江看不见水浮莲了,水也很清,村里整洁漂亮,文化广场变大了,乡亲们生活挺滋润的。”黄文津有感而发。回想自己的从军之旅,黄文津坦言,他当兵是受同样是军人出身的父亲影响。“那时看到我好多战友来家里坐,文津就说他长大一定去当兵,越远、越辛苦越好。”黄伟坚接过话茬自豪地说,那年刚好有招新疆兵,他就说要去,要当个“兵王”。

  就这样,2013年,黄文津踏上了新疆的当兵之路。库尔勒天气炎热干燥,风沙肆虐,训练条件非常艰苦。黄文津刚到部队,体能素质各方面都不行。作为一名南方人,他几乎每天都要应对流鼻血的身体反应;到了冬季,气温降至零下20多度,长期在外训练的他耳朵都长出了冻疮。黄文津记得,入伍的第一个春节,他感冒发烧,除夕夜就是在打吊针的不适中度过的。但从小爱看军旅片的他,希望像许三多那样从一名菜鸟慢慢蜕变成“兵王”。于是,他就把“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作为训练原则,除了常规操练之外,每晚都给自己“加餐”,200个深蹲、100个俯卧撑是他每晚必不可少的体能“夜宵”,不断挑战自己、突破自我。

  作为一名侦察兵,黄文津的训练成绩伴随着汗水突飞猛进,格斗、攀登、武装越野等课目全部达标。尤其是在2018年“国际晴空比武竞赛”前的五个月集训中,黄文津更拼命了。他每天坚持训练十几个小时,云梯、准心、靶牌成了他最亲密的“战友”,胳膊和腿受伤了,甚至手掌血迹斑斑都是简单上点药,第二天照样投入训练。黄文津摊开双手,他的手掌因为强训攀登磨破皮,而今布满厚厚的老茧。

  正是这样,黄文津炼就了铮铮铁骨。在2018年7月举行的国际晴空比武竞赛中,黄文津和他所在的车组不负众望,力挫6国群雄,勇夺“三金一银”的骄人成绩,本人也荣获“最佳机枪手”,给祖国、给部队、给家乡争了光。

  先后5次被师团评为“军事训练先进个人”“训练标兵”,2016年和2017年连续2年荣立个人“三等功”,2018年荣立个人“一等功”……家中柜子里的每一枚勋章,凝聚着黄文津的心血,更激励着他不断向前奔跑,为祖国再立新功!

  本报记者 刘文钊  摄影报道

编辑:林敏秦 发表日期:2019年02月14日

大华网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旗下全媒体平台(包括《汕头日报》、《汕头特区晚报》、《汕头都市报》及《特区青年报》等报纸及《潮商》杂志,官网大华网

本文采用CC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潮汕风 » 练江少年郎炼成一等功战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