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人在泰国演绎“王的故事”

  泰国湄南河畔的China Town(唐人街)是曼谷最热闹繁华的商业区之一,当地人称之为“耀华力”。这里“潮味”十足——路边的建筑像极了汕头小公园开埠区的骑楼群,楼上住人、楼下开店、楼檐挡雨;夜市来临时,街上游客如织,熙熙攘攘,潮菜大排档热火朝天,各式海鲜小炒、粿条米粉汤、蚝烙、卤鹅、牛肉火锅、燕窝鱼翅一字排开;说英文未必人人能懂,讲潮汕话却通行无阻,走着走着遇上“家己人”根本不足为奇。

  更让这个地方与众不同的,是充满传奇色彩的潮商故事。上月中旬,记者到泰国中华总商会和泰国潮州会馆采访,面对面聆听了多个行业之王的故事,励志又感人,更令人敬佩的,是他们血脉中流淌着的浓浓桑梓情。

  掌舵“中总”的“黄金大王”陈振治

  他是泰国的“黄金大王”。耀华力最大的金行是他开的,泰国每天金价涨跌,他是拍板的那一位。他就是人称“八舍”、今年78岁、祖籍普宁的陈振治先生。

  陈先生掌舵的泰国中华总商会(简称“中总”),是各国政要、行业商人、专家学者必到之处,自然也成为记者到访泰国打卡的第一站。作为中总主席,他每天都有应接不暇的接待任务。约定到中总拜访的时间是中午11点,记者特意提前到达,没想到,西装革履、精神矍铄的陈主席早早地就等候在大门口,低调谦和且相当注重细节。

  “你们都是‘家己人’,来到中总,我就是解说员,我带你们好好参观。”陈主席亲切的乡音拉近了原本陌生的彼此,发现记者采访时声音沙哑,连忙嘱咐中总秘书处送来中药含片。很难想象,这位亲自带着我们逛礼堂、看照片、了解中总发展史,还关心记者及时赠药的谦和老人,竟是掌控泰国黄金市场的“一哥”,前不久泰国新皇登基时,他受到了光荣的赐见。

  1941年,陈振治出生于泰国一个经营日杂的家庭,4、5岁时被父亲带回到唐山接受传统的华文教育。1955年重返泰国后,他就到自己哥哥的金店打工。“那段时间很辛苦,日间要在哥哥的店里帮工,晚上到夜校补习泰文,店内什么工作都要做。”回忆起那时的岁月,陈主席十分感慨。1982年,陈振治在朋友支持下开了一家金铺。几十年过去了,陈振治的金铺从小到大,从一间到多间。如今在耀华力“黄金街”林立的金行招牌中,陈振治的“振和兴大金行”已成为泰国黄金行业的标杆字号。

  这位“黄金大王”还是名副其实的中泰交往文化使者。多年前,他就发起唐人街中国新年欢庆活动。“这个活动很受泰国当地人欢迎,华人就更不必提了,简直就是狂欢的节日。”陈主席直言,他每年都亲自出面请泰国社会举足轻重的人物亲临参与,与中泰群众一起欢庆中国传统节日。“我们目的就是要将‘中国元素’融入泰国文化,让‘中国年’进入泰国百姓视野。”陈振治的赤子之情溢于言表。

  “老顽童”般的“米王”张朝江

  他是泰国“米王”,在泰国米商公会“说头句话”。他的米行是泰国米业龙头,大米出口量一年达50多万吨。他就是今年93岁、祖籍汕头的“老顽童”张朝江先生。

  说起朝江叔,他在中泰商界、全球侨界都有着响当当的名声,现担任泰国中华总商会副主席,泰国潮州会馆副主席,泰国米商公会董事长顾问等重要职务。

  当他穿着鲜艳绿色的Polo衫,神采奕奕地出现在记者面前时,谁都不相信他今年竟然93岁高龄。朝江叔老而弥坚,每天坚持参与公司的业务,还参加社团活动。4月是泰国最热的季节,气温将近40摄氏度,年纪这么大了,他还坚持从上午11点到下午4点多一直陪着记者,将泰国中华总商会、泰国潮州会馆逛了个遍,下台阶也健步轻快,拒绝了旁人友好的搀扶。“你知道港头乡吗?”朝江叔问的时候,记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你们年轻还不晓得,港头乡就是现在的潮南胪岗镇新中村,我的老家啊!”

  在泰国出生的张朝江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因家境穷苦,他不得不到湄南河码头扛米、背布,做苦力,到唐人街做杂工维持生计。从扛米苦力逆袭成为泰国米业大亨,朝江叔的传奇故事早就成为美谈。

  “我是穷苦人出身,没有本钱,恰好做大米是不用花本钱的。”朝江叔说,他从出口商拿米卖到外国,赚了第一桶金,就决心自己做出口。随着大米生意越做越好,张朝江的“米业王国”越来越具规模。这时,朝江叔最惦记的,还是唐山的老家。他寻根到了新中村,二话不说就在那里捐建学校、修路、改水,为他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老家”默默付出。

  采访中,记者意外得知,朝江叔的养生之道,竟然是跳舞和俯卧撑!“每天早上都要跳舞和做俯卧撑,然后再吃早餐。”一个小时的运动做下来,脸不红,气不喘,朝江叔得意地哈哈大笑。难怪他年近百岁还像小伙子般活力十足,也许称他为“老顽童”更合适吧!

  寻梦小公园的“酒店王”陈绍扬

  他是泰国“酒店业大王”,他执掌的泰国大华酒店犹如一颗璀璨明珠立于耀华力街头,这处地标性建筑见证了几十年来华人在泰国的奋斗历程。他就是今年86岁、祖籍潮州的陈绍扬先生。

  记者在泰国采访期间,身兼泰国中华总商会副主席等多个泰华社团要职、日常事务繁忙的绍扬先生与记者三度会晤,还亲自带着记者参观耀华力最高的大华酒店,在26楼顶层旋转餐厅兴致勃勃地介绍曼谷风光。

  风光的背后总有不为人知的艰辛。绍扬先生13岁到泰国读书,因华文学校关闭中断了学业后,开始跟着大哥艰苦创业,像唐人街老一辈人那样任劳任怨。“那时,我每天早上6点起床,开店打扫厅堂,什么杂活都是自己干,一直到晚上9点才下班。”几十年下来,他坦言自己没有周末,更没有假日。经过几十年的打拼,无论是金融、地产,还是酒店、珠宝,绍扬先生都占据了一席之地。

  在与记者交谈中,绍扬先生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一定要抽出时间,带暹罗孙们到唐山看看。”

  愿望实现了!今年“五一”前夕,绍扬先生携家眷四代人来到汕头。“重回故里,勾起许多童年记忆,内心感慨万千。”站在小公园亭内,这位泰国“酒店王”拿出珍藏多年的儿时相片,看了又看。他想要寻找他当年在荣隆街创立的南大酒行旧址,可惜由于旧城改造,荣隆街已经在上世纪末建起了商品房,找不到任何当年的痕迹。不过,令绍扬先生颇为欣慰的是,当年他在升平路创立的一家批局,经过修缮之后,仍基本保留着旧模样。

  记者到他下榻的帝豪酒店拜访,见到满屋子的亲戚朋友喝工夫茶、说潮汕话,其乐融融,乡亲们用“老叔”称呼绍扬先生。他最小的女儿和泰国女婿也讲着流利的中文和潮汕话。“暹罗子孙都要学会潮汕话,语言是我们的根!”陈绍扬说。

  

  ■ 记者手记

  “王道”

  当记者这些年,专访过许多位泰国侨团领袖,而这一次是最特别的——到他们居住的国度,参观他们打拼了一辈子的商业帝国,倾听他们鲜为人知艰难励志的创业故事,深刻感受到他们时刻牵挂绵绵不绝的乡邦情谊。

  更令我感动的是,无论是泰国中华总商会、泰国潮州会馆,还是各地同乡会,当家首领们的年龄绝大多数介乎70多到90多岁,却一个个精神矍铄、步履轻盈、思维敏捷、不言退休。这些“大佬”都是行业栋梁,却放下自己的企业,来到社团当义工,为潮人事业只讲付出不求回报。他们在年岁上是“老人家”,却拥有着年轻人的心态,在事业上“霸气侧漏”,服务社会时却低调躬身,令人敬佩。

  采访结束,我一直在思考:该有怎样的独特之处,才能在一个行业里“称王”?“潮商精神”就是最好的答案!有梦想、有大爱,有担当、有信仰,他们身上展现出了刻苦耐劳、精明能干、胆识过人、团结诚信、恋祖爱乡的红头船精神,这不正是新时代特区再出发,加快汕头振兴发展的密码吗?

  ■ 相关链接

  谢国民家族蝉联泰国福布斯亿万富豪之首

  泰国是潮汕人最集中的侨居地,侨商云集,侨领辈出,“红头船”精神代代相传。

  日前公布的“2019福布斯泰国富豪榜”,“泰国饲料大王”谢国民家族蝉联亿万富豪之首,“泰国酿酒业大王”苏旭明排名第四。

  一个多世纪以来,过番来到暹罗的潮汕人,凭借精明的头脑、勤劳的双手和勇于拼搏的精神,在异国他乡大显身手,成为泰华社会佼佼者、各行各业的领头人。如泰国最大、世界第二大金枪鱼罐头制造商陈汉士;泰国脚踏车第一大制造商和销量商胡玉麟;拥有泰国最大的钢铁集团、泰国第二大电脑供应商的吴玉音;泰国最大的汽车装配商陈龙坚;泰国最大的鳄鱼、珍珠鱼皮具生产商黄裕旺;建世界最大规模的人工养鳄鱼湖杨海泉;被誉为“泰国影业大王”辜炳标、“泰国纺织大王”郑创基、“泰国汽车销售大王”姚宗侠、“泰国纸业大亨”黄迨光、“泰国薯粉大王”张锦程等等。

编辑:许少丽 发表日期:2019年05月29日

大华网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旗下全媒体平台(包括《汕头日报》、《汕头特区晚报》、《汕头都市报》及《特区青年报》等报纸及《潮商》杂志,官网大华网

本文采用CC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潮汕风 » 潮汕人在泰国演绎“王的故事”

赞 (0)